互联科技网值得信赖的科技资讯网!

首页科技前沿→ 谷歌软件和AI太优秀,它的硬件也能做到伟大吗

谷歌软件和AI太优秀,它的硬件也能做到伟大吗

相关软件相关文章发表评论 来源:中信整理时间:2018-02-24字体大小:A-A+

作者:西西点击:评论:0次标签:智能手机(24)手机(504)摩托罗拉(11)谷歌(180)an(1)

(原标题:ONE MAN'S QUEST TO MAKE GOOGLE'S GADGETS GREAT)

谷歌软件和AI太优秀,它的硬件也能做到伟大吗

图示: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加入谷歌帮助其开发硬件产品

科技传媒网讯 网易科技新闻 2月2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日前美国著名科技杂志《连线》发表长文,详细阐述了谷歌正在依靠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重塑硬件战略,目的就是为了把谷歌智能助理Google Assistant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

2016年10月4日上午,几秒钟后,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将向全球公众展示谷歌的最新产品组合。此时距离他创建谷歌新硬件部门还不到6个月的时间。4月份,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授命于奥斯特罗,希望他能够把谷歌这个软件巨头变成一个可以和苹果相竞争的硬件设备制造商。 奥斯特罗还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解清楚谷歌所有的产品,更不用说去构思和发布一系列新产品了。然而他就在这里,身材高大、肩膀宽阔,身着灰色短袖亨利上衣。当他走上舞台左侧,向满屋的记者和分析师打招呼时,明显有些局促不安。

几分钟之前,站在舞台上的皮查伊并未减轻奥斯特罗的紧张情绪。皮查伊指出当天的历史意义,并为在场观众带来了坚不可摧的理由。“我们正处于计算机技术的开创性时刻,”皮查伊告诉观众,他解释了人工智能将如何在互联网或智能手机上引发一场革命。而谷歌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几个月亮相的虚拟数字助手Google Assistant上。谷歌的愿景是通过虚拟数字助手为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打造一个“个人谷歌”,帮助用户搜索信息,完成工作,更便捷也更愉悦地生活。皮查伊明确表示,Google Assistant是谷歌下重注的产品,并且谷歌为开发整合Google Assistant的电子产品投入了大量资金。然后他介绍了将要把这个愿景变为现实的新人奥斯特罗。

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内,奥斯特罗和他的新同事们一口气推出了六款产品,其中包括Pixel智能手机,Home智能音箱和Daydream View虚拟现实头戴设备。这些产品并不是奥斯特罗所主导的,在其来到山景城的谷歌总部之前,谷歌早就已经开始开发硬件设备了,只是大部分都不是很成功。

谷歌再也不想去开发那些让人们感到无聊小设备了。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公司,谷歌所开发的软件通过应用和网站为全世界所有人提供服务。但是计算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下一阶段的发展将不再围绕应用商店和智能手机进行。它将集中在人造智能设备的发展,能够无缝地融入其所有者的日常生活。其将包括语音助手、简单的可穿戴设备、家用智能设备以及增强现实设备。

换句话说,未来需要更多的硬件,对于谷歌来说,这种转变代表了对其本身的威胁。用户不会再通过登陆谷歌网站来搜索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只会问他们听力所及范围内的Echo智能音箱,也不会在意Echo会使用什么算法来回答这个问题。或者他们会使用Siri,因为它就包含在iPhone手机的按钮中。谷歌需要彻底弄清楚如何与亚马逊,苹果以及其他技术公司所制造的电子产品进行竞争,特别是要与从苹果总部库比蒂诺出来的产品竞争。

谷歌的确有一些巨大的优势——它的软件和人工智能功能是无与伦比的。但是,公司一再试图以构建软件的方式来开发硬件,但每次都不得其踪。它创新的流媒体设备Nexus Q遭遇了戏剧性的失败。几个月之内,所谓“同类中最佳”的Nexus手机就被竞争对手,甚至于谷歌自己的硬件合作伙伴所超越。至于谷歌眼镜Google Glass,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奥斯特罗的职责并不是开发新的硬件产品。他的任务是教会这家软件公司如何能够克服开发硬件产品过程中的必不可少的枯燥、混乱和冗长时间,并从内部改变公司文化。仅仅拥有出色的软件和业内最优秀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是远远不够的。为了与苹果竞争,谷歌不得不学习如何开发好的硬件产品。

负责谷歌硬件复兴的奥斯特罗对于电子产品非常着迷。在洛杉矶长大的奥斯特罗曾经把他父亲办公室里的垃圾电脑进行拆解,试图组装出一台超级巨型计算机。尽管最终以失败告终,但依旧是奥斯特罗的美好回忆。奥斯特罗最开始迷恋的是运动,从小他就身材高大,运动能力超强,既是一名排球运动员,又是一名篮球运动员,他入读斯坦福大学并不是因为其在硅谷的声誉,而是因为自己在这所加州最好的学校里可以继续运动。

然而在大一那年,他的膝盖先后两次受伤,可能会终结运动生涯。奥斯特罗的情绪一度非常低落。他说:“我的身份很多都是关于田径运动的,而我必须彻底改变自己。”他开始寻求其他的方式来获得自己在体育运动中的积极感觉:朝着共同目标努力的团队,成就带来的快感以及惯常的愉悦感。他在一个工程项目里找到了同样的感觉计划,并开始努力弥补自己专业方面的缺陷。有关计算技术的战略性思维以及面向问题的解决方式让奥斯特罗沉醉其中。

不过,奥斯特罗仍然是一个运动迷——通过他在谷歌办公室可以很容易看出这一点——里面贴着一张关于勇士明星斯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 )的巨型海报——但科技行业很快成为他的归宿。1994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奥斯特罗获得了一份咨询类工作,但他不喜欢自己只是和文档以及幻灯片打交道。于是他到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回炉重造。在亚马逊实习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在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找到了一份工作,负责研究移动技术相关的可能性投资。彼时黑莓开始引起公众兴趣,而奥斯特罗也着手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他建立了黑莓的第一款设备,即互联网传呼机Inter@ctive Pager,并对这种小型通讯设备的工作效率感到惊讶。他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

在Kleiner的投资组合中,有一家名为Good Technology的公司,公司指派奥斯特罗帮助其制定商业模式。最初,Good的计划是为Handspring Visor(一种模块化PDA)开发模块,许多人认为PDA将是下一个大型计算平台。Good的第一个设备是名为SoundsGood的MP3播放器模块。但是,Visor公司从来没有腾飞,SoundsGood的销量也非常糟糕。奥斯特罗提出了一个新想法:让我们与黑莓竞争。他认为Good可以开发出简单的同步和消息传递软件,此外黑莓这一领域已经非常强大和有价值,任何竞争性的想法对投资者都有吸引力。就此Good筹集到了数百万美元。

Good是一个软件公司,但它需要硬件设备来运行代码。团队与刚刚开始制造智能手机的黑莓进行了会面。黑莓高管看清楚了Good在开发什么,“他们排斥它,因为Good的软件比黑莓的好他,”奥斯特罗说,“他们意识到我们是敌人,而不是朋友。”当时Palm、Danger以及诺基亚都在研发智能手机,但没有一个能与黑莓手机相媲美。奥斯特罗和Good都很清楚,为他们的软件找到可运行设备的唯一方法就是自己开发硬件产品,就此他们开始开发一款类似于黑莓手机的G100设备。

谷歌软件和AI太优秀,它的硬件也能做到伟大吗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