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科技网值得信赖的科技资讯网!

首页科技前沿→ 谁能阻挡亚马逊吞下数字时代最后一块蛋糕?

谁能阻挡亚马逊吞下数字时代最后一块蛋糕?

相关软件相关文章发表评论 来源:中信整理时间:2018-02-20字体大小:A-A+

作者:西西点击:评论:0次标签:亚马逊(94)物联网(5)工业互联网(1)

(原标题:Can Anyone Stop Amazon from Winning the Industrial Internet?)

谁能阻挡亚马逊吞下数字时代最后一块蛋糕?


科技传媒网讯 网易科技新闻 2月20日消息,《哈佛商业评论》(HBR)网站近日发布文章称,纯信息商品和数字化的模拟产品均已经被科技巨头们所主宰,但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产品领域的赢家尚未诞生。数字公司和老牌工业公司将展开剧烈的竞争,虽然目前结果尚不明朗,但文章称亚马逊最有可能笑到最后。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摩根大通CEO海梅·戴蒙(Jaime Dimon)将携手进军医疗保健领域的消息,给CVS、Cigna和UnitedHealth等该行业的传统公司带来了冲击。同时也给其他行业的首席执行官们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正如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所说的,软件将会主宰整个世界吗?这是否意味着福特、迪尔、劳斯莱斯等其他传统工业企业也面临着被颠覆的风险?

在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为这场竞赛的运动员们“算算分数”。当今世界有如下三种类型的产品,数字原住民(亚马逊,谷歌,脸书,微软,IBM)已经在前两种产品中取得了竞争优势,第三种产品的赢家则还是未知之数:

类型1:“纯粹的”信息商品,数字原住民主宰的领域。比如搜索领域的谷歌,或者社交网络领域的Facebook。它们的商业模式受益于互联网,并享有巨大的网络效应。

类型2:曾经的模拟产品,如今已经被转换成数字产品,例如照片、图书和音乐。这也是数字原住民统治的地盘。这些产品通常通过数字分销平台作为服务出售(Audible.com销售书籍,Spotify销售音乐,Netflix销售电影)。

类型3:在这类产品中,实体组件的输入输出效率和可靠性依然很重要,但数字化正在成为这些产品本身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实际上,计算机正在被嵌入产品中)。这是物联网(IOT)和工业互联网的世界。

卡特彼勒、福特和劳斯莱斯等大型制造企业在这场席卷全球的竞赛中角逐。这种产品有三类组件:实体组件,“智能”组件(传感器,控制器,微处理器,软件和增强型用户界面)和连接组件(一台机器连接到另一台机器;一台机器连接到许多机器;许多机器在一个系统中相互连接)。

数字原住民已经先后颠覆了媒体、出版、旅游、音乐和摄影等行业。但是,谁更有可能在第三类产品的创造和经济价值攫取方面取得领先地位:数字原住民还是行业老牌公司?福特还是特斯拉?劳斯莱斯还是IBM?卡特彼勒还是微软?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还是联合健康(UnitedHealth)?

数字公司的挑战

毫无疑问,智能互联机器的时代将会创造价值。我们并不预期亚马逊、微软或IBM会去设计、制造和销售农用拖拉机、飞机引擎或者MR扫描仪。真正的问题在于:数字原住民能否开发出软件支持的解决方案,来从工业硬件中汲取重要的价值?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不会是易事。这将需要大量的投资来为各类公司打造新的功能,包括惠普、思科、戴尔、三星和联想等硬件公司,像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微软这样的大型软件公司,以及初创企业。它们尤其要克服三个障碍:

1. 硬件科学。像劳斯莱斯这样的公司致力于设计和制造喷气发动机。这些属于非常复杂的机器。这些机器背后有很多的硬科学。它们的运转与像Airbnb这样的数字原住民全然不同,对于后者来说,营销推广比专业技术更重要。

例如,老牌工业公司拥有材料科学方面的专业知识。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科学知识也在不断提升。为了一直走在硬件物理学的前沿,它们进行了大量的研发投资——不管是在技术基础方面还是在应用方面。这些科学知识很多都受到专利的保护。

掌握硬科学是在硬件上开发基于软件的解决方案的先决条件。这些公司的卓越产品/领域知识为它们带来了比较优势,来模拟硬件资产的效能,编写高端/高附加值的软件应用程序。 “纯粹的”数字公司能够编写商用软件应用程序。但是它必须要足够掌握硬科学,才能编写能够提高资产性能的复杂应用程序。

2. 客户亲密度。工业巨头们拥有完善的品牌,已经建立起了牢固的客户关系,并签订了长期的服务合同。它们已经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因此客户愿意共享数据。数字原住民可以去和工业客户合作,但是它们必须要先赢得他们的信任;它们必须积累能力来了解客户的运作;它们必须要通过与客户的互动匹配上工业界所积累学习的经验;它们必须学会要求获得合适的数据;它们必须聘请几个垂直领域的专家,来将数据转化为有用的见解。

3. 难以让客户分担风险。老牌工业公司拥有产品知识,与客户关系良好,同时还让工程师进驻客户站点。因此,像劳斯莱斯这样的公司能够提供成果交易,即向客户保证成果(例如:零停机时间,速度更快,燃油效率更高,操作员零失误,可靠性可高),以及与客户分享风险和回报。亚马逊或谷歌很难向客户保证成果,并与它们不了解的企业分担风险。

工业巨头的挑战

工业巨头能够在工业互联网取得领先吗?答案是肯定的,但对他们来说也不容易。他们也有三个重大的障碍需要克服:

1. 软件人才:工业企业的IT人才能够执行以过程效率和成本削减为导向的项目。这种人才不适合开发可提供卓越客户成果的、突破性的、新软件产品。为此,它们必须能够吸引世界级的创新者和软件工程师。对于年轻的软件人才来说,劳斯莱斯是否有跟Facebook和Google一样的吸引力呢?显然没有。如果是这样,那么工业巨头们要拿什么去吸引最优秀的人才呢?

2. 数字文化:工业企业和数字化企业的运作原理可谓大相径庭。硬件公司的特点包括产品开发周期长、六西格玛效率管理和销售周期长。软件公司则具有不同的特点:产品开发周期短、灵活性强和销售周期短。工业界必须要建立基于精益、灵活、简约、快速响应等理念的数字文化。对于传统工业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很高的要求。

3. 转型困局:数字化有可能会颠覆工业企业。数字化战略有三种方式可以蚕食“核心的”工业业务。首先,数据和洞见可以帮助提高机器的生产力;因此,数字化有可能蚕食未来的硬件销售。其次,数据和洞见提升了机器的可靠性;数字化因此有可能蚕食未来的服务收入。第三,软件订购和许可可能会使得客户选择自助式服务。目前的客户可能会终止或者重新谈判服务合同,潜在客户可能根本不会签订服务合同。总之,工业公司很难进行自我颠覆。

    相关评论